主页 > 今日热点 >

《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

编辑:小豹子/2018-07-07 00:32

  《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

  《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

  《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

  处在社会转型期的艺术及其市场,始终在发生着诸多激烈且微妙的裂变与演化。一个局部的话题可能承载着大格局的沉重,一个偶然的争鸣可能映显出大时代的迷思。因此,新快报《收藏周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刊》持续关注广东乃至全国艺坛诸现象,并广邀各界名家深度探讨话题,不设最终答案,但求愈辩愈明。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将直观现象分析上升到深度话题

  作为以“收藏”为题名的周刊,《收藏周刊》自然首先关注收藏界及艺术市场领域的诸多门类、现象与话题。自创刊之日起,《收藏周刊》相继关注传统的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漆画等诸艺术门类的市场行情,分析画廊、拍卖行与艺博会各交易平台的状况,把脉行情走向,问诊个中弊病,并将直观的现象分析上升到深度的话题探讨。

  除此之外,《收藏周刊》对家具、玉石、瓷器、金银器、邮币卡、沉香、琥珀、书札、古籍、刀剑等收藏门类,结合实地走访、业内人士解读等采访形式进行行情剖析与话题提炼。有些门类的行情走高,有些则走低,背后都蕴含着深刻的社会与文化心理。而《收藏周刊》要做的就是,发掘行情背后的社会与文化心理,并形成一种理念。

  在中国特殊的艺术市场格局中,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行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作用甚至远远超过了画廊与艺交会的市场功能。对此,《收藏周刊》一直紧密跟踪艺术拍卖界的行情动向与热点新闻。几乎每次春拍和秋拍启幕之时,周刊都会做一个交易行情展望,分析可能出现的市场动向;而春拍与秋拍落幕之后,本刊记者也会做一个季度总结,结合相关数据分析行情态势,以给读者提供更清晰的判断与认知。比如,在2013年度春拍走向尾声之时,6月9日《收藏周刊》推出了“拍场如何捡漏”的专题,探讨“春拍回暖是否还有捡漏机会”的话题。

  而在该专题推出的前一周,《收藏周刊》策划了“拍卖究竟有无底线”的专题,聚焦某拍卖公司打算上拍钱钟书及其夫人杨绛信件及手稿而遭到百岁老人杨绛先生坚决抵制的新闻,各位采访嘉宾的言论发人深思。

  对话题保持“穷追猛打”势头

  除了对收藏市场诸现象的解读与探讨,《收藏周刊》推出的艺术界诸多话题的讨论更能引起读者的热烈围观,并努力将此上升到学术争鸣的高度。

  《收藏周刊》创刊的第五期,就推出“文人画复兴”的话题,时任广东文联主席刘斯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士大夫已死,文人画犹存”。而知名画家陈永锵则“反对喊口号”,指出“有些人号称文人画家,连字都没写好”。本专题推出之后,在艺术界迅疾引起巨大反响。而相隔不久,周刊再次推出“文人画争议”专题,将文人画相关话题的探讨引向更广层面、更深层次。在今年1月,周刊推出“文人画再争议”、“文人画持续争议”、“文人画市场受捧”三个大型专题,而受访嘉宾不再局限于岭南,北方名家陈平、朱道平、王孟奇等也纷纷介入讨论,将话题上升为全国性的学术话题的深度探讨。

  《收藏周刊》对某一话题“穷追猛打”的劲头还体现在对美院教学、画院机制、美展机制、美术馆文化、江湖画家等问题的探讨。原广州画院院长张绍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提出“广州美院没文化”,广州美院教授、著名画家杨之光则回应“应该说是没有传统文化,所有高校都是如此”。广州美院教授潘鹤则曾从教学角度谈及美院的弊端:“现在的艺术教育太过保守、千篇一律,缺乏因势利导,简直是误人子弟。”

  2012年9月2日,《收藏周刊》推出“美展何时成了投机场”的专题,时隔两年后又推出“全国美展争议”策划,聚焦全国美展的争议及风波,工笔画当道而写意画沉沦等现象得到进一步的解析。

  岁月留声

  我从来不以“文人”的身份来定义文人画,也从来都觉得以“文人”存在与否来判定文人画的存在,是多么荒诞的一个事情。文人画不止是文人士大夫的创作,况且文人的标准是变化的,而非亘古不变的。就当下而言,还是有文人的,只不过不是文人的时代罢了。

  ——朱道平 原南京书画院院长

  学院制1949年以后就开始教条了,但当时意识形态比现在还要好得多。今天的教条是中国有学院制教条以来最糟糕的时候,而且是最差的一批人在教。民国时却是最好的一批人教——学院制和师徒制是不矛盾的,现在国画教育已经证实师徒制绝对好于学院制,中国绘画两三千年的历史,都没有学院的,到了20世纪,从中国有了学院开始,你举不出一个国画家来,能够和之前的任何一代画家比。

  ——陈丹青 著名画家

  占山为王就是一种江湖霸气,值得批判与反思。现在很多美术专业团体素质下降之后,里面的成员为了争取或保护自己的利益,已经表现得越来越江湖化。特别是画院、美协、书协的头目,不能说他们画的、写得不好,只是很多人的艺术水准与他的职务、地位明显不符,不能代表一个地方美术的实力与特色,更不能彰显人们对他的期许与愿望。

  ——陈履生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当代学者书法和民国时期根本没法比。这就给当前的“学者书法”提个醒,一定要清醒头脑,别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其实和前辈们比差远了。当然,学者书法的式微不能只怪学者,而是书写工具的变化起了根本性的影响。

  ——许鸿基 广州书协主席

  作品太多了,评选的时间紧迫。对于很多作品的评审,评委的第一感觉很重要。但是,遗珠之憾是在所难免的。这是一个普遍的难题,很难解决……对于一位画家来说,作品能获奖仅仅是代表他一时的创作状态,而绝不是他一生的创作水平。关山月、黎雄才、王肇民先生基本都没有在全国美展中获得大奖,但一点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不妨碍他们成为大师。相反,不少金奖得主在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沉寂下去了。

  ——许钦松 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文联主席、广东美协主席、广东画院院长

  现在的艺术教育太过保守、千篇一律,缺乏因势利导,简直是误人子弟……以前学艺术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现在就不是了,个个都以为做艺术家有很多钱收入,一幅画动辄上千万甚至过亿。这样的目的去学艺术,怎么可以成功呢?

  ——潘鹤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原标题:《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

《收藏周刊》持续跟踪热点话题 努力提升至全国性学术探讨